校园生活

开学季威尼斯网上投注官方网站·校园生活篇:紧张、新奇、孤独、适应 ——我的大一海外生活这样度过

2018-10-06 20:59

  原标题:开学季·校园生活篇:紧张、新奇、孤独、适应 ——我的大一海外生活这样度过

  编者按:在未踏上海外的土地、自己对将要前往的学校充满未知之前,身体和精神存在紧张感是正常的。但是即将到来的那段生活并不神秘,未去之时踌躇满志,一年之后却感白驹过隙,也是几乎所有经历过海外大一生活的学生的常态。

  还有几周,我的大二生活即将拉开帷幕。站在这个分叉口上,再次回望我的大一生活,我可以从许多成功与挫折中看到自己的成长与改变。希望通过分享我自己在美国校园里的个人经历与感受,让更多即将走入留学的学生和家长更直观地了解大洋彼岸的生活。

  从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马不停蹄的大一生活就开始了,我对于将要面对的磨砺与挑战做好了心理准备。在开学前的那个暑假里,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比如选宿舍,查课,与校方对接资料,等等。这些事情的总体核心就是首先要自己搜索信息,不清楚的再询问学长学姐等。各个大学现在都有很多线上咨询群,这是学生和家长可以很好的用来提前了解大学的工具,但是也要保持一个度,不要太过频繁地询问在网上可以查到的问题。

  我想特别说一下选课的问题。拿我们学校的选课流程举例来说,国际学生至少要选12个学分的课,正常大家选4门课。在暑假的时候,根据学院的不同,会有不同学院里的导师发邮件与你共同商讨选什么样的课。一般来说,很多同学大一都会选一样的课。美国大学主张通识教育,他们的毕业要求里除了专业课之外,还要求选像自然科学,社科等领域里的课程,保证学生最大程度地扩展自己的知识面。

  当时我填完一个选课意向表之后,导师就依此给我选择了四门课程,选完后自己还可以更改,甚至到开学之后的一周还可以调课。一开始我的导师给我选了一门人类学,但是后来通过我自己的查询了解发现这门课的评价不是太好,阅读量很大。权衡再三过后,我觉得这门课程并不能很好地让我过渡我的第一学期,于是我将课程更改为社会学。如果大家对于一开始选课很纠结,不妨再熟悉自己感兴趣的领域里问问相关的学长学姐,上网查一查可以接受的课程。一门好的课程会很大程度对你的学业产生积极影响,第一学期社会学的入门课让我对此产生极大的兴趣,现在我已经决定辅修社会学。

  开学之后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我们学校要求所有学生都在4年里上几个等级的写作课。对于国际学生来说,开学的时候要参加入学考试,然后由校内写作组的老师根据成绩将学生安排到相应的水平。因为我是普高的学生,没有兑换学分,我又想早点从文理学院转到传媒学院,所以必须提早上写作100水平的课时(写作100水平是传媒学院的入院要求),才能上传媒基础课,从而申请转院。

  考试前我信心满满,因为暑假里我一直坚持英语学习,觉得自己至少可以被分到写作98水平的课。但第二天收到邮件,发现自己被分到写作97,我脑子里一下全部空白,无法接受。我跑到管理办公室找相关人员,无奈来者不善,领头的老教授把每个去办公室找她的人都拒绝了。她告诉我要等开学之后找写作97的教授,教授同意才能转。到校园里的第二天就碰到这样棘手的事情,我当时有一些崩溃,但还是在网上提前找了教授发邮件说明情况,教授给了我两次机会写些不同题材的作文。第三次上课,也就是可以换课的前一天,他来找我谈话,我原本以为换课成功,可他对我说管理办公室因为申请人太多拒绝了我的要求,我能做的只有再去找那个老教授。我急忙飞奔到校园的另一头,那个老教授还是当场拒绝了我的请求。回到宿舍我万念俱灰,但还是抱着不服输的心态最后一试,把我来到美国读书的初衷写了长信发给了全办公室的人。原本以为会石沉大海,可是第二天我在上哲学课的时候,意外地收到了那个老教授同意我转课的邮件。作为我初来乍到时的一个小插曲,这件事情让我充分意识到在美国“爱哭的孩子有糖吃”和坚持到底不放弃的重要性。如果我没有三番五次地去写作办公室,不让那位老教授明白我的能力,那我对自己的要求就不能早日实现。

  再说说美国大学的课堂。在第一学期的第一门课开始前,我的心情非常忐忑,不知道美国和国内课堂差异有多大,我能不能跟得上。整个教室里都环绕着新学期焦灼的气氛。教授一进来,用轻松幽默的语言缓解了我的紧张感,随后他的自我介绍和现场调查学生背景的几个问题,更是自然地引导同学们进入知识的学习氛围。美国教授普遍幽默风趣喜欢自嘲,这样一个流程是他们经常采用的上课开场白。

  对于很多美国大学的课,学生都要上对应的讨论课,由助教带着五六个人一组巩固探索本周上课内容。国际学生普遍因为自己的英文不够熟练而放弃很多在课堂上交流展示的机会,所以对于讨论课,特别是文科类的,作为国际学生一定要提前预习,和其他同学积极讨论,让别人知道你的想法。不光是国际学生,其实就连很多美国的学生都很胆怯和教授、助教一对一的交流,他们也和国际生一样,开朗的人和内向的人皆有。但其实只要勇敢迈出这一步,就会发现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教授和助教们都非常愿意和同学们交谈,并且把他们的专业知识倾囊相授。

  大一第一学期,我每周都和社会学的助教,哲学课的教授面对面询问问题,他们也对我有深刻的印象,促使我有很大动力学习社会学和哲学,并拿到了很高的分数。第二学期,我学习了传媒基础课,同学们都非常怕这节课的教授,一是因为这节课历来的难度之高,二是因为他严格的给分标准和大量的阅读写作。一开始我壮着胆子去找这个教授,但他特别有经验地帮我梳理写作结构,交谈结束还欢迎我有问题随时来找他,令我的紧张一下子烟消云散。以平常心准备每一节课,摆清自己的定位做好预习复习,认真看书学习,勤约教授和助教,一个学期下来你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惊喜和资源。

  大一的第二学期,我对美国大学的课堂和学生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和感受。大多数时候的课堂都非常生动有趣,能在里面听到很多学术上的争论见解。考试后的课堂上虽然笼罩着一丝紧张感,但是美国的课堂都非常注重个人隐私。他们不会张贴考试成绩或是排名,最多会提到最高分最低分和平均分。这样对于学生隐私保护不仅在课堂上,而且包括去心理咨询室、校医室等,他们都会签署隐私保密协议。

  我们学校出了名的压分、课业紧,所以不管是国际学生还是本土学生,都对学习丝毫不敢松懈。这是我们的共同点。对我来说两个群体最直接的差异莫过于心理状态。在我第二学期上很有难度的传媒课时,对于论文和考试非常有压力,我个人还非常完美主义,想把每件事情都做好,所以临近考试或者交论文的关头整个人都接近精神崩溃。我的一个朋友看到我的状态,拍拍我的肩,让我chill(冷静一下),学习一下他们对于学习的态度。美国学生最常说的话就是:study hard,play hard(学习的时候疯狂学,玩的时候疯狂玩)。所以这也是他们在考试之前并不焦虑的原因,因为他们学习的时候投入了100%的精力,只要有这个疯狂学习的过程,他们对于不太满意的结果也能坦然接受并在之后寻找不足。

  融入美国大学的校园,我自己的办法是参与社团活动。虽然也碰到了一些困难挫折,但是结实的朋友、难忘的经历,都为我的大一生活增添了许多色彩。

  大一一开学,我通过了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文艺部的面试,成为其中的一员。经过一个学期的锻炼,我成功申请成为文艺部副部长,将为中国学生群体策划筹办四项主要活动:国庆晚会,非诚勿扰,元宵喜乐会和好声音。有很多人反对中国学生到了美国大学还参加中国人组织,其实这是个人选择的问题,并没有对错好坏之分,如果你能在这个群体里做到完美并拥有一定影响力,也能充分体现你自己的个人能力。

  如果说华人社团带给我一丝家的温暖,那么参与美国的校内社团则带给我更多的是历练和成长。第一个学期我加入了一个曾经得过艾米奖(电视届最高奖项)的新闻频道,日常安排是社员发掘和讨论新闻稿,直播录制,外出采访等。一开始我对和人沟通技巧还不是很熟练,专业知识也很欠缺,虽然是一周一次的会议就已经把我的自信心击碎。过了三周,我向新闻频道申请暂时退出,等有了一定专业知识后再来参加。这个经历我通常不会与人分享,因为半途而废不是一件值得诉说的事情。但这件事情让我明白自己在软实力和硬实力上都有哪些不足。

  到了第二学期,传媒课给上课的同学提供了在学校校报工作的机会,学校校报是面向所有学生的,并不仅限于中国的圈子。我考虑再三,觉得自己有了一定的专业知识和能力,申请了校报的博客和媒体专栏。一个学期下来,我学习了负责博客专栏的学长Kalina的干练,做事毫不拖拉。加上我,这个媒体专栏小组中有六个人,我刚去的时候因为专业术语听不懂心里也很难过,由于之前在电视台半途而废的经历,我告诉自己这次一定可以成功。于是第二次我和他们敞开心扉,交流自己的困难之处时,组内成员很热情地帮助了我。经过一两次,我就适应了与他们一起工作的节奏。这项工作让我亲身体验,并报道了学校内和波士顿地区的游行抗议、领导选举、学校电影节等活动,更让我学习到组内同学们的热情与敬业,充实了我的交际圈和生活。

  根据我已经过去的大一生活,个人认为适应美国校园生活的核心还是要看个人的适应力。从初始阶段的精神和身体上的紧张,到抵达之后开始适应,接触新的事物和人从而产生的新奇感,再到在某些事情上取得胜利,到时常伴有汹涌而来的孤独感,最后才能通过自己的调整适应新环境。每一个阶段都伴随着不同的心情,紧张亦或是激动,这都是正常的现象。

  我曾经上了一门跨文化交流的课程,有一个理论说一般人到了新的环境都要经历四个阶段:蜜月期、危机期、恢复期、适应期。这些词形象地形容了每一位留学生在美国校园里接触,并融合新的文化的过程。

  这个暑假,我接触了7个2017级的国际新生,通过解答他们的问题好帮助他们更好地过渡大学生活。他们的询问语气下意识地触发了我的回忆,一年之前,我也经历过他们这个阶段,问着学长学姐相似的问题,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大洋彼岸。不免感怀时间如白驹过隙,同样的万水千山只不过要由不同的人再次走一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